谷洲信息门户网 > 教育 > 「www.86q.com」逃脱东京审判的日本战犯,11年后说了实话:我当时根本没有疯

「www.86q.com」逃脱东京审判的日本战犯,11年后说了实话:我当时根本没有疯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6:03:15 | 来源 :谷洲信息门户网

「www.86q.com」逃脱东京审判的日本战犯,11年后说了实话:我当时根本没有疯

www.86q.com,1945年日本投降后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28个日本甲级战犯公审,审理了2年半,7人被处绞刑,2人自然死亡,1人被认定为精神病,这个靠精神病躲过审判的人就是大川周明。晚年他说,自己根本就没有疯。

靠装疯卖傻躲过法律制裁是个有效的方法,古今中外都不鲜见。问题是,得装的像,即便大家看出来是装的,还不得不放弃追责。孙膑、唐伯虎演技高,靠吃猪粪、裸奔躲过一劫。相比之下,大川周明就没有这么舍本,仅靠一脱、二闹、三巴掌就“赢”了。

大川周明被称为日本法西斯之父,其系列理论和著作为日本侵略提供理论支持,是首相近卫文麿的智囊。战后,他虽非政军官员,仍作为民间人士被麦克阿瑟列为逮捕审判名单。

说起来,大川周明也是个“人才”,毕业于日本最牛的大学东京帝国大学,精通英、法、德、中等多国语言。在巢鸭监狱羁押期间,他周一说英语,周二说日语,周三说法语,周四说汉语,周五说印度话,周六说马来文,礼周日说意大利语。怪才吧。

1945年12月,东京审判开始后,大川周明开始了他的诡计。在监狱囚室里大小便,还拉到裤子里。拒绝吃饭,说自己能在空气中汲取营养,还用英语说自己最伟大。他的辩护律师请求对他做精神鉴定,想帮逃脱审判,被驳回。

一计不成,继续加码。

1946年5月3日,大川周明上法庭时,就他一人穿着睡衣和木屐。开庭后不久,坐在被告席上的大川开始表演。他先拿起前排东条英机的笔记本看了半天,自言自语。然后脱掉睡衣,展示自己的裸体,鼻涕流成细线也不擦,一时成为法庭关注的焦点。这是第一步,脱。

走向法庭

第二步:打巴掌。下午3时开始的审判中,他看到前面东条英机的脑门后,灵感来了,伸手在他光头上拍了一巴掌。惹得法庭众人大笑。东条英机正想着如何洗脱罪责,被大川一巴掌拍醒。他扭头一看是大川周明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尴尬地笑了笑。

有记者拍下了他的异常表现,这让大川心中窃喜。效果还行,但没有达到他的目的。不一会儿,他又故伎重演,再给东条英机重重一巴掌。被宪兵按住。东条怒了,但在法庭上没敢发作,扭头狠狠瞪了他两眼。

第三步:闹。休庭的时候,大川来到东条英机面前,朝东条英机的脸上猛掴耳光,并用德语高喊:“过来,印度人!”“我要杀了东条!我要杀了东条!”法庭没法审理了,下令宪兵把他拉出去,送进精神病医院。

在医院,日本医生诊断他患了“梅毒所致精神障碍”,后经法庭指定的医学专家鉴定,认为大川患有精神病。法庭遂决定对大川中止审讯。

百度了一下梅毒所致精神障碍,说这个精神病在20世纪初期很普通。随着抗生素的应用,梅毒发病率显著下降。其临床表现比脑膜梅毒严重,常伴有妄想、易激惹、人格改变和认知功能缺损等精神症状,随病情进一步恶化,可发展为痴呆。

但大川周明明显没有这么严重,或者说,到医院后很快就恢复了。

2年半的东京审判期间,大川周明基本是在医院度过的。他从监狱转到日本的美军医院,随后又转院到东京大学医院、东京都立松泽医院。这期间他潜心翻译《古兰经》,成为第一个完整翻译《古兰经》的日本人。

2年后远东国际法庭解散时,大川周明已经完全恢复了。东条英机在1948年12月23日绞死后的第二天,大川周明等19名甲级战犯被美国释放。之后大川周明就回到自己神奈川县的老家,从事个远离政治的什么农村复兴运动。伴随他的后半生,日本人对他真疯还是假疯一直争论不休。

1957年12月24日,71岁的大川周明病死。去世前,他终于对一生最大的争议作了个澄清。他亲口告诉媒体,“我当时是装的,我根本没有疯。”

对此,参与东京审判的中国法官梅汝璈说:“这是对法律正义的嘲弄。”

ps:与其说大川周明靠演技躲过了审判,不如说东京审判疏漏了对他的审判。而且这种疏漏是很不严肃的故意疏漏。

当时美国操纵的东京审判,不止漏大川周明一个人,最大的战犯裕仁天皇被美国保护起来,战后所有甲乙丙3级罪犯全部释放。东京审判,本身就是一场日美合谋给世界看的秀场。

贵州快三投注

新闻排行榜
相关新闻
热点新闻
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govansh.com谷洲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